首页    >    新闻中心    >    青年艺术家的“市场化”出路

青年艺术家的“市场化”出路

  发布于  2012-09-10   10:12:18  55 次阅读

文/王栋栋

在今天这个时代,谁想回避市场都是不可能的。一直以来,我们都把艺术看作是高雅的,是文化人的专利。所以中国古代的艺术要么是沦落为给统治阶级树碑立传的工具,要么是文人士大夫们小圈子内的小玩意儿。即使在北宋以来至明清有几次艺术市场的兴盛期,画家们积极加入市场潮流,为艺术在民间社会的传播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在当时,画家们的行为仍然被主流阶层视为低俗。这就是官本位思想影响下的传统艺术观。可以说,市场化是人类社会(知识系统)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现象,这也反映了个体意识和集体意识在博弈中形成新的生存环境的历史过程。既然市场化已经是不可逃避的现实,那么当代艺术教学和创作就没有必要回避它。即使市场化的过程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消极影响,例如中国城市和农村资源配置的不平衡、住房价格疯狂攀升、暴力拆迁愈演愈烈等,我们也不可不加思索的否定它,正是因为这些问题,当代艺术才应该用它特有的创造性、反思性去参与市场化,进而影响市场化、重新建构市场化。这才能使今天的艺术有别于传统的艺术,成为直接为人类的普遍生活服务的艺术。

在现在看来,青年艺术家的艺术思维中暴露出了最大的问题。对此首先要谈中国的学院教育。中国大学的招生是完全市场化的,但是中国大学教学体系却极其封闭和落后,这使得中国大学生在学校的学习和社会的需要严重脱节。原本以为美术学院的学生思维活跃,能冲破这种僵化的体制,但美院的大部分青年艺术家们仍然很保守。全国所有美院的教学都把石膏像、人体写生等课程列为重点和基础,而且大部分的创作也仅仅是在此基础上的有限变化。不可思议的是,这些所谓的基础都是古希腊时期的课程。古希腊人把艺术家的创作视为再现神的旨意,而我们的美院把这些基础视为青年艺术家进入未来社会的通道。难道未来社会还是由神主宰吗?今天是人觉醒的时代,是平民的时代,是一个经济、政治、信息、情感普遍流通的全球化的时代。

艺术可以是一个物质载体,也可以是一个非物质的观念或思想,但它的存在始终是在传播和交换中形成的。我们的学院始终把它当作一个固定的物质,流通过程通常也仅限于某件作品在几个藏家手中的交换。可是艺术市场不等于买卖物品这么简单,而是一种多元交换空间。我们应该把市场化中自由、创造、开放、包容等良性机制引入创作中,这是当代艺术创作应该有的现代性思维,即理性、有计划地利用物质、观念,包括媒体、制度、人际关系等一切可利用的立体网络去形成一个新的世界观。也就是说,当代艺术不是我们通常看见的那种被定义的“艺术”,而是人类公共空间中思想、情感、物质交换中没有边界的可能性。在特定语境下,甚至可以说:“市场就是艺术”,因为当代艺术的首要任务是要打破过去对艺术的定义,从而进入公共空间。当代艺术不是学院教学中孤芳自赏的石膏头像和那几块沾满灰尘的老衬布,当代艺术不是用这些道具摆设成的,而是直接进入生活现场,其首要任务就是进入市场化的社会。

在今天,反而是很多四十岁以上的艺术家思维更开放,他们中很多人不再用传统思维来看待艺术,非常注重艺术在社会中的效应,虽然其中也暴露出很多学术问题,例如创作的程式化、符号化等,但仍然比只懂得在书斋里生活的大部分青年艺术家显得有活力。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几十年来似乎现在有点青黄不接,大家通常认为是那些大腕们独占了资源。我认为首先要从青年艺术家自己身上找问题。毕竟现在很多青年艺术家连迎合市场的智慧都没有(很多人自以为很前卫,其实思维还停留在现代主义阶段),就更不必说在创作方法和操作策略上介入市场、反思市场和重新建构市场了。

今天的社会(甚至整个人类历史)的一切问题都与市场化有直接关系。市场是商品流通领域一切商品交换活动的总和。它影响着一个地区生活水平的状态,支撑着一个国家政治的稳定,制衡着全世界政治经济势力的变化。我们的一切活动,包括创作材料、展览推广、媒体宣传、文献编撰、学术影响等全部都在市场化中运行,我们没有“纯粹”的艺术,除非我们不承认作品是沟通的工具。

我们不是士大夫、不是贵族,我们是一个个在市场经济社会中独立又联系的个体。只有勇敢的进入这个现实的系统中,才能真正认清人在市场化中的状态(无论是市场对人的积极影响还是消极破坏)。当然,我们不能仅仅为了简单迎合现有市场体制,更应该去主动为市场创造新的需要和标准。所以,艺术在今天不是一个简单的物质载体,而是一种市场化背景下的创造活动,它积极参与买卖,更积极影响和重新定义买卖。所以艺术进入市场化是一种理性的行为,是对我们的生活和现实,乃至全球政治、经济变化的反思,同时也给我们乏味的生活打开了一扇新窗口。

会员登录

邮箱:

密码:

其他账号登录 或 注册